DRock-Art 概念设计工作室

DROCK-ART Studio(杭州黑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美术外包行业知名企业,是专注于游戏/电影概念设定、卡牌插画、游戏设计的国际化设计公司,由概念设计师尼古丁(Nicotine)创立。

DROCK-ART 拥有资深的概念设计/游戏美术制作团队,以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丰富的合作经验,建立起了规范的工作流程,严格的质量管理以及成熟的沟通机制,为世界各地的游戏及电影客户供应提供优质、专业化的概念设计服务。

DROCK-ART 主要服务顾客及合作伙伴来自于国内及欧美、日、韩知名游戏公司,包括BETHESDA,NCSOFT,THQ,网易游戏,腾讯游戏, 盛大游戏,Applibot,VIGIL,Bluehole等世界级游戏大厂。我们帮助游戏和电影公司实现无限的数字美术制作,为合作伙伴提供真正有价值、有创新性的设计结果。多年的创作经历使我们的业务实力不断提升!

官网http://drockart.com/

原创长篇小说《边际启示录-星降》第一章 第三节

第三节

如果有机会去TRZ-47星旅行的话,你也许会听说那儿许许多多传奇的故事,也正是那些有趣的传说为这颗中立星球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比如黑王与白王的创世传说,比如潘拉斯雨林的达斯尼亚精灵,比如纪念之塔的往生天梯,比如塔尼亚城的沙龙与英雄巨剑,比如——

你一定没有见过,在科勒曼沙漠边缘,拿自己能自由伸缩的光刀“侍刃”插着7层楼高的巨型八爪沙鱼尸体串烧烤吃的帝国矮子,一旁跟着一只小机器人和身材丰满的塔尼亚少女,而他们正在享受一顿丰盛可口的晚餐。

柯勒曼沙漠,呈环形盆地的柯勒曼荒漠,它位于塔尼亚领地西北部


查理一行人经过一天的冒险,终于攻克了沙漠秘殿的遗迹,拿到了欧拉口中的”三号钥匙”。尽管老好人巴納納很早之前就告诫过自己的侄女不要多嘴去打听查理的工作,可是天性好奇的弗雅还是忍不住地多问了一句,

“查理先生,这个小小的紫色晶片到底是用来干嘛的呀?”

倒是欧拉先紧张起来,一个劲儿地在那抽搐,“商业机密!商业机密!警告!警告!”

不过查理倒不以为然,轻松地说,“你想知道吗?”

“想啊想啊。”

“那就让我摸一下屁股。”

“好啊!”

     欧拉吃惊地冒出了紫烟,它显然无法理解这两人的对话逻辑。

     可查理并没有伸出他的咸猪手,他只是笑了笑,“简单来说呢,我的委托人找到了一扇门,但他没有钥匙,所以我要帮他找齐开门的四把钥匙。”

     “那是一扇什么门?”

“你知道的太多了!会引来厄运的!”欧拉在一旁气急败坏地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躺着一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大人物的古墓吧。”

“我的主人,帝国法典对保密协议也很关注哦!”

“你是说塔尼亚神话中创世神的那个‘白王’?”弗雅并没有理会欧拉,而是颇为认真地思考着。

“也许是吧,谁知道呢?”

“查理先生,”弗雅突然严肃地问道,“你相信神的存在吗?”

“我只相信自己。”查理说,“不过那些神呀,不是我们相不相信它就存不存在的关系,只要有人相信,它就是有的,不是吗?”

“我一直相信白王的存在,”弗雅说,“因为我见过‘神迹’。”

耀星日落下的科勒曼沙漠,尘土飞扬,刹那间一片寂寥。

“两位,塔尼亚城到啦!”欧拉故意打断了两人的沉默。

 “哇!到家啦!”弗雅忽然又转变成了平时无害的样子,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她刚才的话,查理默默记下来了。他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下意识得捂了一下胸口,在这火热的胸膛里跳动着,一颗不属于他的心脏。

沙龙之都比想象中要壮伟的多,塔尼亚夸张的建筑比例让看惯帝国建筑的查理对距离的判断出现了失误。当他们赶到塔尼亚城墙下时已是大汗淋漓,欧拉的输油管噗滋噗滋地往外渗着油。在弗雅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了由塔尼亚古龙的尸骸所堆砌的城门,绕过了时不时会喷吐黑晶砂的英雄广场,经过了巨大螺旋状的“时之狭间”斗技场——这座古老的斗技场仿佛是一场灾难性的沙尘龙卷被停止了时间,静静坐落在塔尼亚,散发着毁灭的威压。周围高耸的防御塔,像是一只只套上钢刺项圈的独眼猎犬,咧着牙监视着到来的“外乡人”。

塔里亚,“沙龙之都”塔尼亚城的重要卫星城之一

按照塔尼亚的规矩,像查理这样的“外乡人”一般走到第三大街就已经是极限了,在这之前的地方都是平民区,要想真的进入塔尼亚的中心地区,要有靠得住的关系才行。

这就得说回那位忠实可靠的菲克苏人巴納纳了。多亏了菲克苏人广撒火种的优良传统,才使得今日查理能够有幸遇见像弗雅这样可爱动人的“小·侄·女”。

“就在这暂时告别一下吧。”弗雅蹦跳着跑到前头,转身向查理和欧拉说道。

“可是弗雅小姐,根据我的调查,要进入内城需要塔尼亚当地人的身份识别?”

“我知道,所以我给你们准备了这个,”她从胸口掏出一个小沙漏,丢给查理,“用这个沙漏,就可以啦。拜拜!”

“额...话说这沙漏怎么用来着?”

 查理挠了挠头,歪着脑袋,眼看着弗雅突然一溜烟就跑不见了。

 “欧拉,帮我联系一下弗雅。”

“很抱歉先生,塔尼亚人没有通讯器。”

“我给忘了...那帮我联系秃头。”

“很抱歉先生,有两点理由导致您无法联系到巴纳纳先生。一,现在帝国的时间是深夜;二,在您出发的时候我曾经询问您是否需要开通星际漫游套餐,您态度恶劣地拒绝了。”

“...闭嘴,我知道了。”

“我分析推断您是为了省钱,但是用你们的行话来说,你这叫‘抠门’。”

“退货!退货!”

“看来你遇到了些麻烦,年轻人。”

忽然从查理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听口音像是塔尼亚人。

查理转头一看,在他身后的是一名坐在骨质轮椅上的塔尼亚人。他有着塔尼亚人标志性的两个大犄角,但又比普通塔尼亚人看上去显得更器宇轩昂一点。塔尼亚人的审美很大程度上是看犄角大小的,男性越是粗壮巨大,就越受女性欢迎;女性越是精致纤细,就越受男性喜欢。而且我看他裸露的袖子面料非一般的材质,初步判断它应该是个上层贵族。

“你是谁?”

“冒昧搭话真是失礼了,我叫雷欧,如你所见是个腿脚不利索的老头儿。”

“哦。”

“看你的样子,是‘外乡人’?”雷欧露出了微笑,“这年头,像你这样的外乡人可真是稀罕,你是知道的,我们这儿可一直都不太平。”

“可这年头,像您这样气质的人物孤身一人滚在第三大街上,”查理小心谨慎地盯着他看,“也挺稀罕。”

“索恩人?”虽然TRZ-47中立星现在鲜少有“外乡人”来到,但索恩帝国行商在古代曾经来往于TRZ-47星,所以这位看似博学的塔尼亚人还是能从口音上判断出查理的来处。

“是的。”

“那个小家伙是机器人?”雷欧打量了一下查理身边的欧拉,似乎颇有兴趣。

“对,他是——”

“很高兴认识您,尊敬的先生,我是搭载LOS 4.0系统,具有强大的……啊!”

查理将欧拉一脚踩进沙里,“如你所见,一个普通的机器人而已。”

 “这个沙漏,”查理捡起地上的沙漏,开门见山地问道,“我该怎么使用它?”

雷欧从查理手中拿过沙漏。在他粗壮巨大的手掌上,整个沙漏瓶显得十分袖珍。

“‘外乡人’怎么会有钥匙,”雷欧自言自语地说,然后又歪头晃脑地讲了一通应该是当地方言的奇怪语言。

接着,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沙漏瓶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慢慢漂浮起来,在雷欧的手掌上空慢速旋转着,他又抬起另一只手,在瓶子的上空抚摸了一圈,嘴里还念念叨叨着什么。雷欧放下手,那个原本密闭的沙漏瓶子突然开了一个小口,瓶子里的沙子缓缓倾泻而出,以一种根本不可能的量级在变大,变实;连瓶子也开始变形,融在沙子里。最后,在一阵形变过后,原本的沙漏瓶变成了一把精致的玻璃质感钥匙。

这魔术般的“表演”与弗雅之前的“积木”魔术都是塔尼亚人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帝国中立生物未知能力词条》里将它称为“赋予”。

所谓“赋予”就是能够使物质发生位移、形变的能力,而在塔尼亚,根据能力的强弱被分为四个等级: 

Level 1-可以赋予非生物“力”,比如使其温度升高,移动物件等;

  Level 2 -能够赋予无机物更加超凡的能力(如,加固,质量加密,局部更变形态等)

  Level 3-改变物质的形态和状态;

  Level 4-赋予非生物自主意识,即物质生命化,(但此项能力非常少见,只存在于史诗传说中)

这是查理第二次亲眼目睹“赋予”能力的展现,相比积木魔法,这位雷恩老爷爷的表演可就华丽多了。   

“好了,”雷欧根本没有在意查理惊讶的表情,将那个变形后的钥匙交给查理,“一般来说,你把这个钥匙交给街道通行员就行了...不过,今天不太凑巧,让你赶上个大日子,所有的守备人员都调去竞技场了。”

“哦,那还真是不凑巧。”查理兴致索然地回道,“于是我该怎么用这把钥匙?难道朝那边的墙用力捅进去吗?”

“嘛,墙和钥匙是对的,不过不是捅……”

可是还没等这位好心的塔尼亚人讲完,查理就卯足了力气,将钥匙捅进了不远处的一堵墙。一声巨响,查理透过飘扬的尘埃看到第二街区的样子。

现场一片糟乱,石墙上被轰出了一个大洞,貌似又由于冲击力的原因,导致附近的几家店面也惨遭损毁。瞬时间,叫喊声哭闹声交杂在一起,原本因为布局紧凑而不见天日的第二街区瞬间被开了一道口子,烈日透过大窟窿直射在地面上,让人可以清楚地看见扬起的尘埃。

“难道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查理觉得有些心虚。

“没事的”雷欧在查理背后拍了拍他的屁股,“祝你好运!”

“喂,没事你跑什么!太不负责了吧!”查理冲着转身就推着轮椅加速跑路的雷欧大喊道。

“是鬼蝶的帮手吗!”从查理前方的石堆中传来了愤怒的声音。随后,一名彪悍的塔尼亚人从石堆中破土而出。

 “无用的抵抗,先干掉鬼蝶再来收拾你。”愤怒的塔尼亚人将双拳捏咯吱咯吱作响,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地面。

查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差点没有惊呼出来,因为那里躺着一位美丽的姑娘。这个姑娘侧着脸,一动不动,鲜红色的头发零散地垂在脸颊,鲜血慢慢顺着鼻梁淌下来。在她的脖子左侧,纹着一只红紫色的蝴蝶,蝴蝶翅膀上的纹路像是两个骷髅——这是TRZ-47星球上独有的剧毒蝶类,鲁玛恰恰。

只见那塔尼亚人举起拳头,摆出一个要向地上砸下去的态势,可以看出来他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要置那姑娘于死地。

说时迟那时快,查理赶在拳头落地之前漂亮地接住了那一击。查理的手掌并不大,相比塔尼亚人的体型,帝国人就像小孩子一样。可正是这渺小的手掌却挡住了他的重击,死死地抓着他的拳头,令他一步都无法动弹。

浓雾散去,所有在场的人都屏着呼吸,不敢说话。他们现在看清楚了,眼前正是一位来自帝国的“小不点”化解了这颗如迫击炮一般的拳头。

“你——”这位塔尼亚人狰狞着表情,对查理给他造成的羞辱表示怒不可遏,可是还没等他还手,查理就轻轻扭动自己接着他拳头的右手,他整个人便像一团球似的转了好几圈,然后“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但是毕竟是以战狂好胜出名的塔尼亚人,他倏地站了起来,以压倒性的气势又重新站在查理的面前。他实在是太高大了(也可能是因为查理矮),当他站直身子的时候,查理只能看到他的裆部。

“外乡人,”这名气急败坏的塔尼亚人说话像是在撕扯喉咙,“不要多管闲事。”

“你这么说我就不同意了,爱护女性是全宇宙的普世价值观,”查理一边打趣,一边还卸了他一拳,“你让这位可爱的小姐受伤了,简直伤天害理。”

“‘鬼蝶’统统都要掐灭!”他连着来了几下拳,查理只是轻巧地躲开并没有还手。

“我不知道什么鬼什么蝶,我只警告你一次哦,”查理边说边闪开了拳脚相加的一击,“我不想引起什么星际争端的,所以我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他对查理的话熟视无睹,反倒攻击得愈加迅猛。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拗啊,你不要逼我出手啊,我出手我自己都怕的啊!”

塔尼亚人打红了眼,只看他怒吼一声,蹬地跃起,一下子消失在眼前。查理慵懒地打了个哈欠,避着耀眼的日光往上看,只看得一个闪光点,迅速落下变大,朝着这边砸来。

“欧拉,这种情况该怎么判定啊?”查理转头问躲在一旁柱子后面的欧拉。

“查理先生,根据‘越境者’团规,这种情况属于正当防卫,你就算导致目标死亡也不会有什么关系的。”

“好叻,”查理活动了活动关节,疏通了一下筋骨,准备从侧腰掏出“侍刃”来结果这个不爱听人说话的莽夫,“那我就不客气了。”

但正当查理要掏出“侍刃”的那一瞬间,只觉喉咙一甜,全身丧失了力气,有什么硬物刺入查理的背部,穿透他的肋骨,又从肺部穿过。那是一把巨大的、银紫色镶边的剑,它不仅穿过查理的身体,更是直插入从天而降的那名塔尼亚人的胸膛。在查理意识消失前,巨剑又快速地旋转了一圈,查理听得见内脏被搅在一起的声音。渐渐的,声音变得沉重,四周的景色开始摇晃,查理使尽全身的力气回头一看——

只见一位披着鲜红色头发的女人,手持那把重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

她的瞳色泛着微微的蓝色,宛如悬挂在天空中双月中的蓝月般清澈。

但此时她的双眼全是冷漠,好像在她的眼眶里能看到了在青色冷月下的一整片濒死的雨林。

“你的胸型很漂亮...”

查理是竖着大拇指慢慢倒下的,作为一个绅士,就算死也要彬彬有礼。



评论
热度(7)
  1. 天之冥高,水之景远DRock-Art 概念设计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DRock-Art 概念设计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